<meter id="fbdhb"><track id="fbdhb"></track></meter>
<track id="fbdhb"></track>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碰撞

佛前獻花 / 著投票加入書簽

書香小說網 www.sy-apple.com,最快更新神秘復蘇最新章節!

    “幽靈船成功在大海市登陸了,我們的計劃很成功,一旦大海市淪陷全世界都會知道是我們國王組織獲勝了,他們這些隊長也不得不為此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處理幽靈船所運來的厲鬼!

    “這一次利用幽靈船登陸所帶來的破壞,必須擊潰這些隊長,絕對不能給他們機會,我們為此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在這最后的關頭無論如何都不允許失敗出現!

    “他們已經完蛋了,我們不用急著現在動手,先讓他們去和厲鬼糾纏在一起,幽靈船上可是有非?植赖耐嬉,說不定用不著我們動手他們就要損失慘重!

    一棟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大樓上,二十余位身影匯聚,他們盯著遠處的幽靈船互相討論著。

    這些人絕大部分都是國王,余下的還有一些國王組織內的特殊人物。

    為了擊垮總部,他們這是第一次集結在一起并且公開露面。

    “殺手那家伙好像出失誤了,似乎被對方的隊長逮住了,到現在都沒有回來?”

    “自大愚蠢的家伙,已經告訴他了,干掉靈異論壇的那些人就立刻撤離,這里是別人的地盤,對方隨時都有可能支援過來,自己非要擅自做主試圖去殺死那個葉真,結果自己失誤了被對方干掉了!

    有人冷哼一聲說道,這個聲音有些熟悉,似乎是那位傳教士。

    “對方有一位隊長朝這邊過來了!焙龅,有國王留意到了林北的動向。

    “一個人也敢過來打探情報,干掉他?”

    “不要在意他,計劃不能因為他一個人去改變,也許他是故意充當誘餌來引我們出來的,現在我們什么都不想做就能贏!

    面對林北的靠近,這些國王組織的人無動于衷,他們不愿意在這個時候動手打亂計劃。

    而林北也沒有打算去挑釁一群頂尖的馭鬼者團隊,他只是在尋找一個合適的距離,然后動用靈異力量干擾周圍,不讓這些人這么輕易的觀察到幽靈船的狀況。

    隨著林北的腳步停下,他那由靈異構建而成的鏡子世界倒映了出來,覆蓋了現實的大海市,直接隔絕了其他人的窺視。

    不過與此同時。

    在幽靈船附近,所有的隊長此刻都死死的盯著那輛突然出現在街道上的靈異公交車。

    靈異公交車由楊間駕駛著,不緩不慢的朝著幽靈船的方向迎面駛去,按照這樣的情況進展下去的話,用不了一分鐘,這輛靈異公交車就要和幽靈船撞上了。

    而這也是楊間真正的目的。

    他要用這輛靈異公交車撞停這艘幽靈船。

    其他隊長也明白楊間此刻的做法,所以都在期待著結果的出現,畢竟這是靈異圈兩種最頂尖的靈異力量碰撞,會發生什么事情,產生什么樣的結果誰都沒有辦法預料,包括楊間也不知道這一撞之后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

    “能撞停靈異幽靈船么?如果這次成功的話,對方的方舟計劃就算是徹底失敗了,但是相反如果連靈異公交車都沒有辦法讓幽靈船停下來,那么這艘船我們就真的是無能為力了,只不顧一切的去找國王組織的人拼命,但是那樣太過被動!

    柳三此刻連同附近的所有紙人都站在一動不動,等待著接下來的靈異碰撞結果。

    而伴隨著幽靈船和靈異公交車的距離越來越近,所有人此刻也都屏住了呼吸,甚至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某些細節。

    正在駕駛靈異公交車的楊間此刻心中也很緊張。

    他現在是全場最危險的那個人,因為靈異的碰撞之下司機很有可能遭受影響,嚴重一點的話甚至都有可能死在這種碰撞的波及之下。

    “靈異的影響已經開始了!

    忽的,楊間神色一凜,他感受到了靈異公交車的異樣,因為他背后椅子內藏著的那只沉睡的厲鬼這個時候竟有些躁動不安起來,似乎遭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想要直接復蘇醒來。

    此刻明明和幽靈船還有些距離,但是彼此卻已經產生了沖突。

    最明顯的便是靈異公交車的車燈。

    那發黃的燈光朝著幽靈船所在的方向照了過去,還未落在船體上燈光就漸漸的消失不見了,而且越靠近燈光消失的就越多,到最后這輛靈異公交車上的車燈也跟著開始嗤嗤的閃爍起來,彷佛隨時都要熄滅似的。

    不過這艘幽靈船也有了一些變化,那就是老舊的船體上開始浮現大片大片的銹跡,甚至還有一些銹跡剝落了下來,看樣子受到了一些損壞。

    “幽靈船和靈異公交車都是能影響現實的靈異之物,現在僅僅只是靠近兩者就發生了一些變化,很難想象碰撞之后到底會發生什么!蓖醪祆`此刻目光閃爍,留意到了這些細節的變化。

    “越來越靠近了,靈異公交車的速度似乎變慢了,車燈也熄滅了一只!绷J真的說道。

    當楊間駕駛著靈異公交車再前進幾米的時候,公交車的一只車燈徹底熄滅了,沒有辦法再亮起來,同時另外一只車燈也很暗澹,并且不斷嗤嗤的閃爍著。

    “砰!”

    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響,靈異公交車剩下的那只車燈突然炸裂開來,不過與此同時,幽靈船上的船頭位置也有滿是銹跡的鐵片剝落下來,比較嚴重的地方甚至都露出了兩個黑漆漆的窟窿,透過那窟窿甚至可以隱約看見船體內的一些情況。

    第一次靈異觸碰之下兩者都有一些損傷,看不出哪個更有優勢一些。

    楊間此刻神色凝重,操控著靈異公交車繼續前進。

    隨著距離更進一步的拉近,車箱內的燈光也在忽明忽暗起來,同時背后座椅內的厲鬼這個時候似乎已經蘇醒了,那蜷縮的身體在伸展,他甚至都可以聽見身后傳來那毛骨悚然的異響,而且這種異響和動靜越來越劇烈。

    “繼續前進!彼钗豢跉,讓自己冷靜下來,同時提防任何異常的出現。

    很快,距離再次被拉近了。

    雖然靈異公交車的速度已經不知不覺的放緩了下來,但是幽靈船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大家都留意,要撞上了”柳三低喝道。

    很快,關鍵的時候到來了。

    幽靈船和靈異公交車的距離此刻已經縮小到了三米之內,彼此之間馬上就要撞在一起了,這個時候公交車的車廂燈光已經徹底的暗澹了下去,就差最后一點光亮就熄滅了,而此刻車廂內的鬼也突然離開了座位站立了起來。

    強大的靈異干擾之下,靈異公交車已經沒有辦法壓制座位上的鬼了,這些鬼開始無視公交車上的規則竟在車廂內活動。

    楊間觀察到了這一切他沒有去理會,也沒有采取任何的措施。

    車廂內的幾只鬼雖然在活動但是卻暫時沒有危險,因為鬼的數量太少,楊間坐在駕駛位上根本就沒有觸發厲鬼的殺人規律,所以鬼只是在漫無目的的游蕩。

    可如果鬼太多,那么楊間就得掂量一下了。

    畢竟當鬼的數量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楊間哪怕是站在那里不動也會觸發厲鬼的殺人規律,亦或者被一些喜歡無差別殺人的鬼盯上,就如同之前在幽靈船上的時候一樣。

    一船的厲鬼被釋放出來,怎么樣都會被襲擊,壓根就不講道理。

    “一定要撞停這艘船啊!睏铋g心中只有這么一個想法,他死死的盯著前方。

    忽的,身后的座椅突然凸起了一片,一張空洞詭異的人臉輪廓呈現了出

    來,同時伴隨著還有一聲聲怪異的叫聲,那叫聲像是厲鬼在哀嚎,又像是靈異公交車受到了擠壓車廂變形的聲音。

    因為就在合格時候,船體和靈異公交車終于接觸到了一起。

    兩者相撞了。

    “!”

    車廂內那厲鬼怪異的哀嚎聲瞬間回蕩在了楊間的耳旁,與此同時在外面,幽靈船上也傳來了古怪的叫聲,那叫聲尖銳刺耳,但卻又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車頭此刻在變形,船體這個時候在扭曲。

    靈異公交車的車廂燈光也在這個時候瞬間熄滅了,不過幽靈船這一刻也停止了前進,它被公交車強行截停了下來。

    “停住了?”所有隊長都盯著這一幕,心也都跟著提了起來。

    “別高興的太早,現在才真正的開始產生靈異沖突,是輸誰贏就看接下來的情況了!标懼疚穆曇羲粏〉,他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靈異公交車。

    柳三這個時候突然喊道:“楊間,不要再待在車上,趁著這個機會趕緊下車離開!

    “我倒是想走啊!膘`異公交車的駕駛位上,楊間此刻是有苦說不出來。

    他想要打開車門下車離開,結果所有的車門都失去了控制,無論他怎么操作都沒有用,并且整個駕駛室都已經扭曲變形了,甚至公交車的前擋風玻璃都布滿一道道裂紋。

    不敢再滯留在駕駛位上了,楊間立刻起身準備往車廂后面走去。

    他可不想第一時間被幽靈船撞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伴隨著座椅上的厚布被撕開的聲音,一條冰冷恐怖的手臂突然伸了出來的,一把抓住了楊間的胳膊。

    這一刻,楊間的身體瞬間不聽使喚了,竟又一屁股坐了下來,再次回到了駕駛位上。

    “怎么會這樣?”他臉色驟變,回頭看了一眼。

    結果他看見的卻是一顆死氣沉沉的人頭,那顆人頭已經探出了座椅,并且睜開了眼睛,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怨毒之色死死的盯著楊間。

    “不想放我離開么?還是說因為我是靈異公交車的司機所以這個時候和靈異公交車連在了一起?”楊間目光冷靜,對于這種危機時刻他早就想過應對的方法。

    很快,他另外一只手從身上摸出了一把紅色的剪刀。

    鬼剪刀上次經過血塘清洗之后以前殘留在上面的詛咒已經消失了,現在使用鬼剪刀沾染詛咒的可能性很小。

    當他一根頭發纏繞在鬼剪刀的把手上時,楊間眼前便出現了一根根細線。

    隨后楊間留意到了最粗的一根細線連接著自己和這輛靈異公交車。

    拿起鬼剪刀的楊間毫不猶豫的將這根線剪斷。

    他有預感,一旦他剪斷了這根線之后他就不再是靈異公交車的司機了。

    可是現在連靈異公交車都不一定能夠保存下來,這個公交車司機不當也罷。

    詛咒的線很輕易的就被鬼剪刀給剪斷了。

    線一斷開,楊間立刻就感覺那只抓著自己的冰冷手掌突然就松開了.

    趁這個機會他立馬掙脫束縛迅速的離開了駕駛位,然后不斷的后退朝著車廂的最后面走去。

    然而楊間剛走沒幾秒,隨后靈異公交車的玻璃破碎,車頭扭曲變形,凹陷,同時他剛才所坐的位置瞬間就被垮塌下來的車頂給壓癟了。

    那狀況猶如慘烈的車禍現場一樣。

    而且更可怕的是,靈異公交車扭曲垮塌的地方在不斷的延伸過來。

    免費閱讀..

    wap.

    /
服务里的大飞小飞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按摩店只吹不做多少钱,400全套2小时不限次是真的吗,2000块一晚的公主是什么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