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omhxd"><ol id="omhxd"><track id="omhxd"></track></ol></samp>
  • <tr id="omhxd"><strong id="omhxd"><listing id="omhxd"></listing></strong></tr>

    第268章 殺手樓?

    幕六少 / 著投票加入書簽

    書香小說網 www.sy-apple.com,最快更新開局簽到一個呂奉先最新章節!

        第268章 殺手樓?

        看到曹正淳出現,官道遠處高坡上的那幾道身影臉色都是變了一下。

        他們沒想到,眼看黑衣鬼面殺手就要殺了靠山王周戰,卻在這個緊要關頭,半路殺出了一位程咬金來。

        尤其是這位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身上散發的氣勢,讓他們這些人遠遠的都有種心有余悸的感覺。

        “這來人應該就是那位東廠的大督主‘曹正淳’了!

        “估計是他,沒想到這東廠反應怎么快,曹正淳怎么快就來了,看來這靠山王周戰今天是命不該絕!”

        “這曹正淳的氣勢很強,咱們不出手會一會這位東廠的大督主嗎?”

        “目前,還不到咱們下場的時候,等時候到了,再會這位東廠的大督主也不遲!

        “走吧!曹正淳一來,咱們已經沒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小心被曹正淳注意到了!

        幾道身影說著,轉身消失在了高坡之上。

        而下面的官道上。

        曹正淳踏空而立,冷冷的掃視著那些黑衣鬼面人;“你們真是好大的狗膽,居然敢在我東廠的眼皮底下,襲殺我大周的靠山王!

        “你們真是在找死!

        曹正淳眼眸里透露著森寒的殺意,二話不說,直接對著這些黑衣鬼面人出手了。

        曹正淳身為半步天人的強者,又戰力逆天,對付這些黑衣鬼面人自然不在話下,就像捏死幾只螻蟻那么簡單。

        隨手一擊,那些黑衣鬼面人就倒下去了一大片。

        只是眨眼的功夫,黑衣鬼面人就被曹正淳滅殺了。

        無一漏網。

        不過,曹正淳并沒有全部都滅殺了哪些黑衣鬼面人,而是留下了幾個活口。

        解決了黑衣鬼面人后,曹正淳抬眼看向了遠處的那處高坡上。

        剛剛曹正淳敏銳的感覺到好像有什么目光在注視著他,目光來源的地方正是遠處的那處高坡上。

        但是現在,曹正淳又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曹正淳皺了一下眉頭,收回目光,來到了靠山王周戰的面前;“王爺,你沒事吧?”

        曹正淳看著靠山王周戰,關心的問道。

        靠山王周戰可是三朝老臣,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那可就麻煩了。

        靠山王周戰一臉蒼白的站起了身;“本王沒事,曹公公來的及時,要不然本王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這了!

        “本王在這里,多謝曹公公的救命之恩!

        靠山王周戰對著曹正淳感激的說道。

        周戰知道,要不是曹正淳趕來的及時,他這位支撐了大周三朝的靠山王今天估計就要死在黑衣鬼面人的手上了。

        “王爺沒事就好,這都是雜家分內之事!

        “這洛陽天子腳下,又是我們東廠的眼皮底下,竟然出現了怎么多的黑衣鬼面殺手,讓王爺遭到了襲殺,這也算是我們東廠的失職!

        “王爺不要怪罪雜家就好!

        曹正淳松了口氣,靠山王周戰沒事就好。

        “噗!

        可是,曹正淳的話音剛落,靠山王周戰就噴出一口黑血,再次的倒在了地上。

        “王爺!

        曹正淳見狀,眼疾手快的扶住了靠山王周戰。

        看著靠山王周戰噴出來的黑血,曹正淳的臉色變了一下。

        黑血?

        這明顯就是中毒的癥狀。

        曹正淳立馬在靠山王周戰的身上點了幾下,對著潘鳳說道;“潘將軍,王爺傷勢不輕,雜家就先帶王爺回洛陽了!

        “這里就交給潘將軍了,稍后會有東廠的廠衛過來!

        說完,曹正淳帶著靠山王周戰先行離開了。

        皇宮。

        養心殿。

        周辰端坐在龍椅寶座之上,臉色有些難看。

        下面站著曹正淳。

        曹正淳帶著靠山王周戰返回洛陽后,將靠山王周戰送去了醫治,就立馬的趕來了養心殿稟報此事。

        周辰看著曹正淳,開口說道;“你是說,在洛陽外三十里的官道上,靠山王遭到了黑衣鬼面人的襲殺?”

        曹正淳點了點頭;“是的,陛下!

        “老奴收到消息后,來不及稟報陛下,就立馬趕了過去!

        “只是老奴去的還是晚了一步,靠山王受傷頗重,老奴已經請太醫救治了!

        曹正淳稟報的說道。

        洛陽司隸內,是東廠的眼皮底下,這里東廠的力量最強。

        那些黑衣鬼面人在洛陽三十里處襲擊靠山王周戰,怎么大的動靜根本就瞞不過東廠。

        這也是曹正淳能夠及時趕去救下靠山王周戰的原因。

        “混賬!

        “這些刺客居然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襲擊我大周的靠山王,真是好大的膽子!

        “這是在挑釁朕,挑釁朝廷!

        周辰臉色難看的說道。

        洛陽外三十里處,靠山王遭到了了刺客的襲擊。

        這不就相當于靠山王周戰是在自己的家門口被刺殺嗎?

        這不是那些刺客在挑釁朝廷的威嚴,挑釁周辰這位皇帝的威嚴是什么?

        “那些黑衣鬼面人都是什么人?”

        “竟然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刺殺我大周的靠山王,挑釁我朝廷的威嚴!

        周辰看著曹正淳問道。

        曹正淳躬身道;“回稟陛下,那些黑衣鬼面人是什么人,老奴還不知道!

        “不過,老奴看的出,那些黑衣鬼面人是一群訓練有素的殺手!

        “老奴留了幾個活口,廠衛已經帶回東廠審訊了,應該很快就能知道他們的底細!

        曹正淳留下幾個活口,就是為了撬開他們的嘴,查清他們的底細。

        看看這些黑衣鬼面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這么大的膽子,敢在他們的眼皮底下,襲擊靠山王。

        “訓練有素的殺手?”

        周辰聞言,眉頭挑了挑。

        如果這些黑衣鬼面人只是殺手的話,那么,這些黑衣鬼面人無緣無故的襲殺靠山王干什么?

        “給朕把這些黑衣鬼面人的底細都挖出來,朕不管他們是什么人!

        “膽敢襲殺我大周的靠山王,挑釁朝廷的威嚴,他們就得死!

        “查出來后,給朕統統滅了!

        周辰冷厲的說道。

        “老奴遵旨!

        曹正淳躬身道。

        “靠山王的傷勢如何?”

        周辰看著曹正淳又問道。

        曹正淳立即躬身回道;“回稟陛下,靠山王的傷勢頗重,被那些黑衣鬼面殺手用暗器所傷,中了毒”

        曹正淳將靠山王的傷勢情況說了一下。

        周辰聞言后,對著曹正淳嚴聲道;“告訴太醫,好好的醫治靠山王,絕不能讓靠山王留下什么病根!

        “需要什么藥材,讓太醫去皇室寶庫取!

        靠山王周戰現在算是皇室僅有的功勛老臣之一,周辰絕不能讓靠山王周戰出什么問題。

        正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這些老臣雖然頑固了一些,但作用還是不小的。

        “是,陛下!

        曹正淳躬身道。

        “對了!

        周辰想到了什么,又看著曹正淳開口說道;“關于那些黑衣鬼面人,你可以去宗人府問問八賢王!

        周辰突然想起來了,八賢王之前遞給他有關二十多年珍妃事情的那道奏折里,好像提到過黑衣鬼面殺手。

        只是并沒有具體細說。

        周辰不知道這二者有沒有關系。

        “是,陛下!

        曹正淳眼光閃過了一絲詫異,不知道周辰為什么讓他去宗人府問八賢王那些黑衣鬼面人的事情。

        難道,八賢王周賢知道那些黑衣鬼面人的底細?

        不過,曹正淳再沒有多想,而是轉身離開了養心殿,直接去了宗人府。

        宗人府。

        八賢王周賢將曹正淳迎進了大堂。

        “曹公公,來宗人府是有什么事情嗎?”

        八賢王周賢看著曹正淳問道。

        之前,曹正淳來宗人府是問那些入世之人消息的,不知道這次,曹正淳來宗人府是為了什么?

        八賢王周賢心里想著。

        “王爺,剛剛靠山王在返回洛陽的途中,在洛陽外三十里處遭到了一群黑衣鬼面人的襲殺!

        “陛下讓雜家來宗人府詢問一下王爺,王爺是否知道那些黑衣鬼面人的底細?”

        曹正淳沒有猶豫,直入主題的說道。

        什么?

        皇叔遭到了襲殺?

        八賢王周賢聞言,臉色直接變了。

        如今的皇室人才凋零,周如山這位老祖一死,整個皇室能撐起大梁的就只剩下靠山王和他這位八賢王了。

        要是靠山王出了什么事,那就只剩下他這位八賢王,獨木難支了。

        “曹公公,皇叔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八賢王周賢急聲的問道。

        曹正淳搖頭道;“王爺安心,靠山王雖然受傷頗重,但沒有性命之憂!

        “陛下已經讓太醫醫治了,靠山王不會有什么事的!辈苷菊f道。

        “那就好!

        八賢王周賢聞言,心里松了口氣。

        靠山王沒事就好。

        八賢王周賢是真的沒想到,在洛陽城外的三十里處,居然有人敢明目張膽的襲殺靠山王,真是狗膽包天。

        “曹公公,你剛剛是說,襲殺皇叔的是黑衣鬼面人?”

        八賢王周賢看著曹正淳確認的問道。

        曹正淳點了點頭;“是的,王爺!

        “那些襲殺靠山王的人,都是身穿黑衣,臉上遮了一張鬼面面具!

        “并且,看他們的出手,是一群訓練有素的殺手!

        曹正淳將那些黑衣鬼面人大體的描述了一下。

        八賢王周賢聽后,眉頭緊蹙在了一起;“曹公公,這些黑衣鬼面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殺手樓的人!

        殺手樓?

        曹正淳的眉頭挑了一下。

        說實話,曹正淳似乎并沒有在大周的天下聽說過殺手樓的存在。

        難道這些人也是出自‘天山’?

        八賢王周賢點頭道;“沒錯,‘殺手樓’是二十多年前,江湖上盛名已久的殺手組織,只要給錢,他們什么人都敢殺,哪怕是王公貴族,甚至是皇帝,只要給的錢夠多,他們就敢殺!

        “并且,他們一旦接了任務,那就是至死方休!

        “也就是說,一旦他們接了刺殺的目標,目標不死,他們不會停手,直到殺死目標為止!

        “二十多年前,只要一說起‘殺手樓’這三個字,那絕對是令人色變,代表著死亡的存在!

        八賢王周賢一臉追憶的說道。

        “曹公公之前一直在奉旨暗查一些事情吧!那么二十多年前珍妃的事情,曹公公應該也知道一些吧!”

        八賢王周賢看向了曹正淳。

        曹正淳眼光一閃;“怎么?這殺手樓難道和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有牽扯?”

        八賢王周賢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準確點說,不是牽扯,是殺手樓有參與二十多年前的那件事!

        “二十多年前,有些人不方便出手,就借用了殺手樓的殺手出手,太師府遭到重創,就是殺手樓的杰作!

        “后來,那些入世之人離開后,先皇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圍剿‘殺手樓’!

        “當時,周如山老祖也出手了,在朝廷的大力圍剿下,殺手樓幾乎被圍剿殆盡,只有少數的人逃了!

        “本王沒想到,這時隔二十多年,這些老鼠居然又死灰復燃的冒了出來,還敢襲殺皇叔!

        八賢王周賢沒有了往日的溫文爾雅,一臉厲色的說道。

        曹正淳聽了八賢王周賢的話,眉毛挑了挑的說道;“哦,怎么說,這些黑衣鬼面人都是‘殺手樓’的殺手了?”

        八賢王周賢不確定的搖了搖頭;“按著曹公公的描述,本王也只是猜測,殺手樓的人都是鬼面遮面,這是最明顯的特征!

        “不過,也不能保證這些黑衣鬼面人就一定是二十多年前被圍剿的那‘殺手樓’的人!

        “皇叔對殺手樓的人很熟悉,曹公公可以詢問下皇叔!

        八賢王周賢建議的說道。

        二十多年前,八賢王周賢還年輕,對于殺手樓的了解并不多。

        但靠山王周戰,在二十多年前,可是親自參與了圍剿殺手樓的。

        要說對于殺手樓那些人的熟悉,靠山王周戰絕對是最熟悉不過的。

        “多謝王爺告知,那雜家就先走了!

        既然從八賢王周賢的嘴里已經得到了想要的信息,那么曹正淳也就不再多待了。

        有了八賢王周賢提供的這些消息,那么曹正淳就有了頭緒。

        要是這些黑衣鬼面人真的是殺手樓的人,那曹正淳就能按著八賢王周賢提供的消息查了

        曹正淳起身告辭,離開了宗人府。

        目視著曹正淳離開的背影,八賢王周賢的臉色無比的凝重。

        “這殺手樓死灰復燃,敢明目張膽的襲擊皇叔,會不會和那些人有關系?”

        八賢王周賢心里猜測著。

        要不然,怎么會這樣巧。

        那些人剛入世,這殺手樓的人就冒了出來,襲擊了靠山王。

        要真是和那些人有關系,那就麻煩了。

        從曹正淳對黑衣鬼面人的描述,八賢王周賢就已經基本上斷定了,那些黑衣鬼面人就是殺手樓的殺手。

        (本章完)
    服务里的大飞小飞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按摩店只吹不做多少钱,400全套2小时不限次是真的吗,2000块一晚的公主是什么档次